我長得算是不漂亮的那種。身材,也不怎麼樣。

年紀,唉,已經到了適婚年齡的最端。

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雖然不怎麼輕鬆,薪水也不怎麼夠花,

連帶害我銀行存款數字攀升的速度也可比烏龜爬。

交了個感情穩定的男友,沒有所謂轟轟烈烈的愛情,

也沒有時下流行的同居試婚,當然,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會不會和他結婚。

我就只是很習慣生活裡有他的存在。

這麼說吧,我是那種隨地抓就有一大把的平凡女人。

我這種人最怕見親戚,尤其是三姑和六婆。

見了面,說來說去還不就是說些『什麼時候要嫁人啊?』、

『年紀也不小了,有對象就要好好把握。』之類的話題。

她們那一套我都倒背如流,可也總想不出對策從容應對。

不管再怎麼煩,她們終究是長輩,我總不能很沒禮貌的說:

『我都不擔心了,妳窮擔心個什麼鬼?!』

所以,相見不如不見,在一百公尺外聞其聲、見其身影,就該轉身快速奔離。

反正她們年紀大了,聽力、眼力自然會差一些。

每天每天,我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時間明明就不斷地前進,

我卻感覺好像我的一切都靜止不動。

在我舉目所及的範圍內,若真要說有什麼改變的話,

我想,唯一變得是和我牽手的那個男人。

他以前不怎麼注重穿著的,現在老是看他打扮得挺時髦的。

我是沒追問他什麼,他倒是先跟我解釋了起來,說是公司的新規定,

要求男性主管上班應著正式服裝。他以前總是死賴在我租的小套房裡,

說是想要多陪我一下下,不論我怎麼趕他回去,他總是不肯早一點走。

他現在雖然一樣是一下班就到我這裡報到,卻老是睡到十一點自然醒,

拿起車鑰匙和公事包,連聲再見都沒跟我說就走了。

他以前老愛在假日帶著我去吃浪漫的燭光晚餐,餐後再去看夜景或是去吹吹海風。

現在假日裡,他都說公司忙、要加班、要衝業績,我也就只好自己隨便買個東西吃了果腹。

也許我該懷疑他是不是不再愛我,或者我該揣測他有了另一個女人。.

但,我並沒有這樣想過。可能是因為他和我一樣,

長得還不嚇人、銀行裡有存款可是不太多,是那種路邊隨便找就一大把的平凡男人。

認真說起來,其實,還有一個讓我並沒有去猜想他有否出軌的原因。

就在我還來不及想太多、來不及逼問他的時候,他竟然向我求婚了。

也許是因為那個晚上我喝了酒,

也可能是因為我希望能夠輕輕鬆鬆的和我的親戚們見面、閒話家常,

又或者是因為我不想再一個人睡在滿載空虛和寂寞的雙人床上,

又大概是因為他求婚時送上的是一大束我最愛的卡斯比亞,

總之,我答應了,也收下了他送的鮮花和戒指。

嗯,美中不足的,戒指上的鑽石好像有點太小。

接下來,雖然我其實有點小後悔,在那個浪漫的晚上,

昏了頭的我把答應的話說得太快,但還是認命地開始忙起了準備結婚的事。

合八字、訂囍餅、印囍帖、擬定賓客名單、寄囍帖、送囍餅、訂酒席、

拍結婚照、蜜月旅行、、等等。

長時間以來,我一成不變的生活總算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有了變化。

除了上班和睡覺之外的時間,我幾乎都在台北市街頭奔走,

差點沒走斷我的一雙蘿蔔腿。唉,說起結婚啊,總有忙不完的、雜七雜八的事,

沒有刷不爆的信用卡。剛開始的時候,他陪著我一起走過一家又一家的店,

又是比價又是殺價要贈品的,回家還一起討論、一起做決定。

反正我們有帶資料回來看的,我都是挺喜歡的,所以,大部份都是由他決定,

省得二人爭執不斷的。古人不是有句話說嫁雞隨雞,我是從沒聽從過男人的話啦,

試一次看看也不錯。

還有啊,人家不都說結婚是可以賺一筆小錢,更何況殺價可是我拿手的專長,

想起來就情不自禁的微笑。

後來,他不知道是因為公事上到了旺季特別忙碌還是怎麼的,

總是敲不出時間來幫忙籌備婚禮的大小事情。

反正,都已經決定好了,我想,那就我去付訂金、填資料就好了。

偏偏到了該付尾款的時候,他唯一的一張信用卡不知什麼緣故竟然被停用。

我急得要命,追問他原因,他偏給我一問三不知,惱火起來還來個相應不理。

這下可好了,我只好打電話去銀行,請求提高信用額度。

雖然如此,我仍是刷爆了我的三張信用卡。嗯哼,最好他的朋友都夠大方,

要是禮金不夠繳卡費啊,那我可就頭痛了。

如果不是他在拍婚紗照的那天實在太準時、攝影師的表情太怪異,

加上攝影的過程太過草率,我想,神經實在有夠大條的我應該不會察覺、聯想到什

麼的。他一向都是愛遲到的,而我是極準時的那種人,

但不管我怎麼發飆他都死性不改, 我也只好隨他去。

拍婚紗照那天,已經提早二十分鐘到婚紗攝影公司的我,

竟看到他已經穿好禮服正在抽煙。這真是比我中樂透頭彩更不可能發生的事,

卻活生生的上演。我傻了眼,眼裡滿滿的是不可置信。幸好我的嘴巴並沒有張開。

轉頭看到攝影師打量著我的眼神,讓我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那眼神裡有的,

是嘲笑。不是我多疑,我是真的看到那不該在專業攝影師眼裡出現的嘲笑。

就算我長得是真的很不怎麼樣。

可是,素昧平生的攝影師為什麼會對我露出這樣的表情?

滿腹疑問,我在心裡琢磨了許久,卻還是遲遲無法開口問個明白。

匆忙地換上禮服、化了妝、就定位,便開始拍攝。

雖然我沒有拍婚紗照的經驗,但攝影師拍攝的感覺就好像急著要結束一樣,

有時都沒喊『一、二、三』就拍了,連打光的攝影助理都只坐在一旁休息。

然後,我還來不及弄清楚狀況,就結束了。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都還沒笑超過五次,也沒有像人家說的笑到僵硬的情形發生啊。

拍完後,他並沒有送我回家。他只是說他還要回公司處理一些事,

然後幫我叫了輛計程車,送我上車後,隨著車子的快速駛離,他的身影也跟著消失不見。

由於這一天發生的事太詭異,躺在偌大的雙人床上,女人的直覺讓我有了許多的聯想。

我想,事情一定要弄個明白。不過,弄明白前,我先睡個覺,惱人的頭痛趕走再說。

嗯,該怎麼說呢。就說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吧。

總算,事情讓我查了個水落石出。並不是我明察秋毫,實在是他這個演員演技不佳,

露出了太多的破綻。唉,男人果然是不敵女人的心細如髮啊。

思緒不過是在我的腦海裡轉了三轉,便讓我想到了,他唯一有到場的,就是印囍帖,
雖然當時刷卡付款的是我。那時,資料也是他填的。後來,他跟防賊似的,

連名片都不肯交給我,好讓我跟其他資料放在一起收好。這其中必定有古怪。

於是,我憑著記憶,走了趟這家印囍帖的公司。所以說啊,女人還真不能是路癡呢。

一般人好像都是用『晴天霹靂』來形容我現在應該有的心情的。

走進店裡,我微笑著向老闆說明來意,請他幫忙調閱資料。

這才發現資料上新娘的名字只對了一個字,『林』,那是我的姓。

正確地說,新娘的名字寫的並不是我的名字。揉了揉雙眼,再看一次。

不是,真的不是。深吸了一口氣,不停地告訴自己要冷靜。

沒有多說些什麼,也無法顧及老闆錯愕的表情,我快步離開。

一走出那令我渾身發顫的冷氣房,我立刻打了電話到預定要宴請賓客的飯店

、婚紗 攝影公司和旅行社去,慎重地確認資料有無更改過。

沒錯,是他,他打過電話去改掉我填好的資料,

把新娘的名字換成了我不知道她是誰的那個林小姐。

婚紗照還是他們倆先拍完,才敷衍了事般地,跟我拍了一組,我想,只是怕我起疑心 吧。

難怪他那天破天荒地沒有遲到,難怪那個攝影師要笑我了,

像我這樣被騙的大概再也找不著第二個吧。

哎呀,這樣說起來,說不定那天相機裡連底片也沒裝呢。

這下可真的糗大了。交往三年半的男朋友要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天啊,這可真是有夠八點檔的。我還勞心勞力地四處奔走、比價殺價要贈品呢。

可是,真正悲慘的是,刷卡付錢的是我,禮金我卻分不到半毛錢。

我去那裡生出這一筆錢來繳卡費啊?!就算把戒指變賣了都不夠。

我真應該回去拔了三姑和六婆的舌頭。要不是她們成天在我耳邊疲勞轟炸,

我也不會一時昏了頭,被那男人騙了個徹底,嫁不成就算了,還成了冤大頭。

站在大街上,我揩了揩眼角的淚。嗯,我這樣算不算是『人財兩失』。
-------------------------------------------------------------------
  親愛的朋友

  有鑑於近日禮金遭搶劫、行竊的案件時有所聞,因此,為免類似情形 發生,造成任何不愉

快,影響婚禮的快樂氣氛,故,煩請您將禮金直 接匯到我指定的帳戶裡。若因此造成您的不便,

敬請見諒。

  帳戶資料如下~銀行代號:822帳號:141-XX-XXXXXXX

  Joyce Lin & Daniel Huang
-------------------------------------------------------------------
他的朋友們在婚禮前一天,都收到了這樣一封e-mail。

其實,那封信是我特別撥空去他家裡用他的電腦、他的信箱發的。

多虧了我高超的演技,他還不知道我已經識破了他的詭計。

信裡的帳戶資料其實是他的戶頭,反正提款卡他弄丟了,補發的還沒去領。

反正存摺已經被我藏在他家廁所的水箱裡。反正他已經很久很久沒用這個戶


頭了,不會發現裡頭有錢不停地匯入呢。

反正他正洋洋得意地享受著他原本該有的成功的喜悅,根本就沒心思去管其


他的事 情。

反正,重要的是,我知道他網路轉帳的密碼。

在他們倆舉行婚禮那天,我去了網咖上網,把他戶頭裡的錢都轉進我的戶頭。

這樣一來,我的卡費就有著落了。

算了算金額,嘩,他的朋友出手可真闊綽呢,還讓我小賺了一筆哦。

我光是想像著他發現的時候氣得直跳腳的樣子,就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我可是算準了他肯定不敢告我,才這麼做的喲。

至於我是怎麼知道他的密碼的。嗯,男人會說夢話還真是個要不得的壞習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ctor 的頭像
vector

秤子維的秘密花園

ve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