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

其實,我個人是很難認同這句話的。也許,是我太迂腐了.....

有人說:

夫妻本就是獨立的個體,所以自保有錯嗎?

可能有下一代所以必須顧全大局,死一個總比全部掛點好吧?

人們不都說要愛自己多一點,所以為何不能看到危險就先跳走呢?

也有人說:

大難來時,一定要有一個人先走,這樣才能去討救兵啊....

也許吧!!

怕就怕有人一走了之,誰還記得另一人還身處苦難之中,搞不好早就命在旦夕,卻苦候不到當初聲稱一定會回來相救的另一半呢?

其實當今世代,離婚是很平常的事。

個性不合,認識不清都可作為分手的理由。

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

心平氣和的協議分手是很難得的,要弄到動刀動槍,拼個你死我活的也大有人在

不用等到大難,有許多同床異夢的怨偶早想著勞燕分飛了....

但這不是我今天想述說的重點

前幾日看到一篇文章

裡頭提到 :

今天的社會為工商業,一般人的價值觀念隨著起了急遽變化,婚姻觀念自然無法例外。過去,男女擇偶,重視的是「才」、是「德」。今天,男女擇偶,重視的則是「財」、是「貌」。

至於這「財」、這「貌」,背後隱藏了多少罪惡、醜陋、卑污,卻很少過問。他如雙方在年齡、志趣、學識、思想、體能各方面的差距如何,也不介意;甚至對方是否已有家室、子女,都不去計較。在這種觀念下所構成的夫妻關係、婚姻基礎,又何能望其堅牢穩固、歷久彌新?

一旦做丈夫的事業失敗、經濟破產或遭受某種意外打擊;做妻子的年老色衰或不再具有魅力,夫妻關係便會隨同解體。可悲的倒不是這對原本錯誤湊合的夫妻,甚至也不值得寄予同情,而是由於他們所生養的子女無辜受害,令人扼腕。

就本質言,理想的夫妻關係應該是男女雙方情感與理智,水乳交融般的結合。彼此不僅享有屬一般夫妻的兩性生活,也能享有屬「靈」的心靈契合:換句話說,這樣的夫妻關係乃是「靈肉一致的堅實體。在感情上,彼此和諧交流;在事業上,彼此通力合作:在生活上,彼此關切照顧。既能同安樂,也能共患難。

不管天晴天雨,任它大風大浪,也無法將這樣的夫妻關係摧毀。事實上,每個人的一生,總有得意、失意,就如同潮漲、潮落。

要在得意時,穩得住,不驕妄自大;失意時,挺得住,不氣綏沮喪。夫妻相處,就在得意時,相互告誡規勸;失意時,彼此鼓勵慰勉。如果說一遇失意,一方就棄他方掉頭而去,人情、道義上如何交代得過去?

尤其有了子女的,對自己的親生骨肉棄而不顧,更是於心何忍?如果硬說夫妻就是同林鳥,那也是同林鳥中的同窠鳥。想想看,一對生活在同一窠中的鳥兒,彼此的禍福關係該是何等密切,那能不禍福與共呢?

那天在Freda的文章擁抱你的另一半裡提到:

這還不只是乳癌患者的問題,家裏有生病的人都有這些困難呢!

那些另一半一直都在身邊陪伴守候你的,真的恭喜你,你眼光好。

那些沒伴侶的,記得去擁抱和謝謝 陪伴你的家人及朋友。

如果有遇到渾蛋的,麻煩把那個王八蛋的相片和身分證字號登出來 讓我們一起唾棄他!


我都說了,也許,是我太迂腐了

所以我也真的很贊同她的說法

在江蕙那首膾炙人口號稱唱給全天下所有男人聽的"家後"裡

歌詞是這樣寫的: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
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
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放你為我目屎流

有一日咱若老 有媳婦子兒友孝 你若無聊
拿咱的相片 看卡早結婚的時陣 你外緣投
穿好穿醜無計較 怪東怪西嘛袂曉
你的心我會永遠記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就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嘛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你著讓我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看你為我目屎流





還有國外的那首"白髮吟"

Darling, I'm growing old

Silver threads among the gold

Shine upon my brow today

Life is fading fast away


But, my darling, you will be, will be

Always young and fair to me

Yes, my darling, you will be, will be

Always young and fair to me


When your hair is silver white

And your cheeks no longer bright

With the roses of the May

I will kiss your lips and say:


Oh, my darling, mine alone, alone

You have never older grown

Yes, my darling, mine alone, alone

You have never older grown


親愛的,我已日漸蒼老

銀絲夾在金色頭髮中

今日閃耀在我額頭上

生命迅速的衰退



可是,我親愛的

你將是永遠年輕和美麗

是的,我親愛的

你將是永遠年輕和美麗



當你的頭髮是銀白色

而你的雙頰不再有光澤

僅似五月的玫瑰

我將吻你的唇並說:



噢!我親愛的,屬於我自己的

你並沒有變老

是的,我親愛的,屬於我自己的

你並沒有變老


當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坡,為了懷念亡妻,也寫下了"江城子"這首詞

蘇東坡十九歲時娶了年僅十六歲的妻子王弗,王弗溫柔賢慧年輕貌美,兩人感情融洽相愛至深。由於夫妻倆在年輕時一起吃了不少苦,等到蘇東坡略有成就時,王弗卻在二十七歲就過世了;

這讓蘇東坡非常的悲痛與思念。於是在十年後在其出任杭州通判時,有一夜夢見亡妻遂寫下這首悼亡詞---江城子,用以抒發他的喪妻之痛與對亡妻的思念之情。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上文請參考:江城子

是的,古今中外都有歌頌夫妻之間情比石堅的歌曲與文章。當然,一對夫妻因為意外的變故而無法共同攜手再走下去,背棄了當初的允諾與誓言,這也不是滔天大罪;也許單方也許雙方都有責任。

不是說嗎?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這也沒啥好奇怪的....

只是,正因為這種事司空見慣,所以那些少數在遭逢變故時,仍能對另一方悉心照顧不離不棄的,適足以顯示人性的光輝與夫妻間不渝的堅貞.....


我在繽紛的一位敬重的好友--需仁

一家四口在繽紛出遊的活動裡一向都是美滿家庭的表率

連結圖片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在九月中的一場交通事故裡,需大的牽手--玲玲很不幸的頭部受到重創,緊急開刀後持續昏迷而住進了加護病房,迄今仍未醒來....

不過預定在今天,玲玲就要轉入普通病房了,恭喜並祝福這一家.....

從玲玲發生意外的那一天起,需大在他的部落格裡開始寫"玲玲康復日記"

從第一篇的遽變到昨天的愛玲玲,久久久久

我看到了一位真男人的鐵漢柔情,令我十分感動。

普天之下只能同甘無法共苦的另一半何其多也,平日裡情啊愛啊掛在嘴邊的人,一但碰上遽變來臨,腳底抹油先行逃命的可是大有人在。

也正因為如此,堅守允諾細心照顧的另一半才更令人動容與佩服。

期待所有的朋友,無論識與不識,都能共同來為這一家獻上衷心的祝福......


    全站熱搜

    ve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