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與版權所有:風傳媒

觀點投書:面對高昂C肝治療費用,請把人命放最前面  

作者 林冠傑   2016/08/19  

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也是資本主義國家。傳統上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府是右派思維,強調個人競爭力而輕忽弱勢權益,但現今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都已不是如此,諸多社會福利,特別是全民健保讓最弱勢的族群也都能享有「活下去的權利」。台灣的全民健保一向舉世稱讚,然而好的制度不代表不會被利益團體侵蝕。最近看到一則新聞筆者就很生氣,那是關於C型肝炎口服新藥納保議題。面對可以救命的新藥引進,醫界某些大老的表現真是讓人感到遺憾,讓人質疑他們在賺錢之餘,是否忘記他們從事的是「救命行業」,完全不考慮人道精神與社會責任。

 
C肝新藥是讓C型肝炎可以被徹底治癒,但是否納入健保則引起討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先補充一下背景知識,C型肝炎是一種常被忽視,但其實威力不容小覷的病。今年6月陽明大學就有一份追蹤長達20年的研究顯示,C肝患者不只容易得肝硬化與肝癌,非肝臟器官罹癌風險也增加,且腦血管病變、腎臟病、糖尿病風險也偏高。比方前列腺癌與食道癌較之未得C肝者,得癌機率大4倍,C肝的可怕可見一斑。目前常見的療法是使用長效干擾素與口服抗病毒藥物Ribavirin一起治療,然而只能讓約5成的患者肝功能完全恢復正常。且注射干擾素可能有頭痛、肌肉疼痛、白血球減少、憂鬱等副作用。

幸運的是,醫療科技進步神速,傳統上棘手的疾病一個一個不再棘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就在2014年底核准新藥Harvoni治療C型肝炎,只要每天口服一顆藥,持續3到6個月就能治癒C型肝炎。副總統陳建仁在中研院的研究團隊今年2月就發表研究,若我國C肝患者改口服新藥,2030年的慢性C肝帶原者可望大幅降低近9成。

然而先進的醫療科技往往也代表著「先進」的價格,畢竟藥商有將本求利的需求。2014年剛推出時每天口服1顆藥得花3萬多台幣,12周吃下來花200、300萬是基本的,在這種情況下部分患者自然會不惜一切代價,跑去印度等低藥價國家買藥回來。後來雖然有降價,但仍然負擔不小。目前取得台灣藥證的三家藥廠艾伯維、必治妥、吉立德都分別要價85萬、40萬與140萬。這種高額負擔明顯不是健保系統可承受的,副總統陳建仁團隊3月份的另外一項報告也指出,台灣C肝患者每晚一年接受全口服新藥,未來每年至少新增3900人死於肝病。

問題擺在眼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炊不出食物來,是會出人命的。健保署目前的作法是與這三家藥廠談判,要求藥廠降價,結果三家中有兩家投降,願意把療程價值壓在25萬台幣以內。也就是說只要能解決這25萬「由誰負」,是要健保全額負擔還是部分由患者負的問題,這個救命計畫列車就可以上路。然而這最後一哩路仍然充滿險阻,因為醫界代表要求「使用者付費」,由患者自負12.5萬(5成藥費),以免健保全額給付後,排擠醫院總額,大幅稀釋健保點值,影響醫療院所營運。

筆者對這個想法不能接受,C肝是弱勢病,全國哪裡的C肝患者比例最大?雲嘉南。全國C肝的平均罹患率是4.2%,台北新北只有1.9%,雲嘉南卻高達7.3%,當地每14人就有1人是患者。12.5萬雖不是天文數字,但也是當地人平均三四個月以上的收入,真的收下去那C肝治療覆蓋率必定大幅減少。且C肝多發於中老年人,在人口外流高的區域,任由孤老的老人家長期罹患這種易病變的疾病,而不積極介入予以援助,於心何忍?

俗話說得好,預防勝於治療,沒有把小病放著讓他變大病的道理。副總統陳建仁2030年減少九成C肝患者的理想是可以實現的,但這必須建立在兩個前提上,第一個前提是政府有肩膀、扛得住責任,不受那些把獲利放在人命之前的醫界大老要脅。第二個前提是患者與有志之士團結,作政府後盾,讓政府認為替患者爭生存權是值得的事。時間寶貴,每一分每一秒都會替患者建築出更高的致命風險。面對醫界大老壓力,健保署已改口說讓患者自付不失為是一個可考慮方向了。筆者不願意苛責面對強大壓力的健保署,只盼望更多人能關心這個議題,替消除C型肝炎這個國民健康大患盡一些心力。

作者為高雄市民

全站熱搜

ve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